返回

俪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夜宴(第1/3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数日之前,怕是寒寂城内众人都不曾料到而今这般宫内外水深火热的节骨眼上,宫墙之内早已一手遮天的寂和琳还会准许礼部替一朝宫妃大肆操办生辰喜宴。

    恰如此刻,尘封已久的眺星楼内丝竹之音靡靡绵绵,放眼望去,满目皆是不尽的红绫华缎,三丈之高的琉璃宫灯彩光熠熠恍若晴空白日。

    虽以现下纾云从一品夫人的品级,今夜举办于此的这番宴席并不及往日般奢华隆重,但眼下毕竟时处于特别时期,有这般格外的优待,已是不免惹人侧目纷纷。恰如此刻那些款款坐落于席中那些应邀而来的后宫女眷,大多皆是目光不定、神形各异,大抵犹是不明这场忽如其来的宴席究竟寓意为何?

    汉白玉台下纤纤玉指撩动丝竹的宫廷乐姬们虽各个体态纤柔姿容秀美,可若将她们与今日的主座中人相比拟,到底是一天一地。

    今日独一无二的主角纾云身着一袭气度雍雅的绛红色蜀锦镶玛瑙华服,头戴珐琅芙蕖宝冠,青丝全数编盘成双股惊鹄髻。惊鹄之髻精致灵巧,使人远望去犹如其发顶停驻着一双丰羽之鸟展翅欲飞。

    在这寒寂城中,除了那位至高无上的大公主,怕是再也无人能敌过容瑛夫人那份与生俱来的华贵雍容了。

    纾云的戴着一对金镶玉镯的双手正随着台下的曲调轻拍着,唇畔亦优美地微微上扬。可唯独她心底明白,此刻自己心内究竟有多心乱如麻!

    而在贤玥眼中,这最危险的地方,指不定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入夜风微凉,贤玥一人静伫于眺星楼下的青石角楼中。

    在她身后不远处便是天家宴席歌舞升平的盛景。多少年前,在太师府中,亦或是姨母的重华宫内,她或许亦曾隐隐地向往过那一份繁华。可此时此刻,她的眸中所凝望着的却唯有重重宫墙外盛京城内数不尽的万家灯火。

    楼上大抵已换了三四支曲子,而此刻悠然扬起的前调便是贤玥素日里较为喜爱的楼桑谣。

    贤玥终而听闻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她一时有些欣喜地转过了身去,却不想在见到来者后的一瞬面色却是徒然一变。

    来者身着一袭藏蓝色丹顶鹤官袍,步伐稳健、身形笔挺,容貌犹如往日般俊美无尘。在寒寂城偌大的御医局中,能将这暗色官袍穿得这般风仪卓越的,除了姜璃,又能有谁?

    “你怎么来了?”

    贤玥眉心轻蹙,随之很快地便侧回了身去。

    就算她的神情细微如斯,却不曾逃离姜璃的眼睛。眼见贤玥待自己似有些许不耐,姜璃不免心下一黯,声色略为沙哑道,“你为什么不愿见我了?”

    “我如今身体无恙,自然不用常常见你。”贤玥继续回望于远处那星星点点的灯火,语调平静到仿佛天经地义。她一手轻抚着小腹,一手抬起绾过被夜风吹散的鬓角,随之其微扬着唇畔道,“你若常来,又怎不令人生疑?”

    语意凉薄。

    一瞬间的迟疑后,姜璃还是选择微步向前,随之又靠近了贤玥半步。他揣度着她大抵是有了难言的苦衷,才会对自己这般刻意的泾渭分明。

    不过须臾,鼻息中已然闻到了她身上独有的暗香。在短暂的屏息后,姜璃终而似鼓起了极大的勇气,继而面颊微红地向贤玥轻启声道,“可若见不到你,我一日都无法安心……”

    “姜璃哥哥,你说笑了。之前的那么些年,你我二人天各一方,终日不知对方身处何处。可你看,你我不都也过得很好吗?”

    贤玥犹是沉静地阐述着,清冷的语气中恍若不带着一丝一毫的情感。

    姜璃英气的眉梢微挑着,“你觉得我这些年过得很好吗?”

    “如何又称得上是不好呢?”贤玥佯装听不出姜璃语气中的嘶哑与隐忍,她只是强忍着心内的怯意,复而徐徐回眸地巧笑嫣然道,“你看你如此轻轻年纪便已入职于御医局,仕途相较于同龄人自是堪称顺遂。且姜璃哥哥你这般仪表堂堂,怕是在出入宫闱间,早已成了不少官家小姐的春闺梦里人了吧?他日你若和哪家小姐喜结良缘,自又是喜上加喜的好事一桩,到时候我定亲自为你备上一份大礼!”

    此时此刻,先前姜璃那抹蕴于眸中温柔蚀骨的神色早已消逝不见。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脉脉光阴,瞬间又回溯到了数年前二人于驿馆中初见时那般拒世间众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贤玥忙忙侧过身去,不敢再去正视姜璃的目色。

    “你就那么希望我去娶别人吗?”

    “我为什么不?”在眸底汪洋的灯海之中,贤玥的视线逐渐模糊,可她的心内的意识却犹然坚若磐石,“你这一生注定不属于我,我看得明白,亦想得通透,更不愿耽误你的大好时光。有些事情错过便是且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我自然也该早早点醒你……”

    “我明白了。”

    眺星楼上一曲楼桑谣犹然。

    而姜璃却在冷冷地回应了贤玥后,决绝离去。

    他的心内顿时犹如筋肉分离,恍惚间,就连那疼痛是如何滋味都已是感受不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