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俪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离时(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贤玥从不曾料到,原来净植一直以来都能在寂和琳对寒寂城天网恢恢地监控下与千里外的沙场互传讯息。

    的确,在而今人心惶惶的节骨眼下,信使往来风险维艰,飞鸽又易被巡逻军兵射杀,这二者都是贤玥先前思虑过并选择放弃的。可不想净植竟能全凭其居所盈心堂中软榻下一处仅能容一人通过的秘道,硬生生地开辟出了一条不为人知且连通外界的道路。

    韵迟宫位于寒寂城内东北侧,算是毗邻城墙的一座宫室。净植说此密道便是泽修在与她达成共识后暗遣数十名宫人耗时近两个月挖凿完成,对外正好连通城北的大司徒府,为的就是防有寂和琳谋逆封宫这一日的到来。而净植平日在宫里逗弄的那一群看似其貌不扬的猫狗,则皆是由能人驯养数载,专为她与外界传送通讯而用。

    在净植的坦白下,贤玥也终而第一次了解到了前线大军的消息。

    先前大军在凉州连连战败,损伤惨重,后来经查原是军营中出了内鬼。而那位内鬼,便是寂和琳买通在洛家大少爷洛云州身侧的家仆。可那家仆大抵也是一时利欲熏心,倒也不是真的一心向恶。而今泽修暂且绕过了他一条性命,并留着他来日待有别用……

    而贤玥忽闻到这样的消息,只觉不算好亦不算坏。但她倒也算松下一口气,至少泽修现下犹是一切无虞,且她素来相信寂泽修用人的胆略与眼光,他既决定留着那位反叛之徒,想来他日必有别处可用。指不准,还会因祸得福。

    于现下而言,她最为关心的还是纾云的出宫之事。

    虽寒寂城东门而今由蝶盼的兄长看守,可寂和琳毕竟一早便颁下了封宫令严禁宫内外通行,因而那里看守众多,又时常有寂和琳心腹巡逻,光凭一人相助怕还是无济于事。

    而净植这盈心堂中通往洛府的密道,或许便是她们如今最好的选择。

    只是这条暗道自凿通以来便唯有猫犬通行,人若要通过,约莫需用以爬行大半日。且那内道之中的污浊亦非她们平日里的想象可言,就不知素来最喜熏香洁净的纾云,可能否受得了这般罪?

    贤玥自昨夜眺星楼归来后便是一夜辗转难眠,眼见现下已是天色发青,便索性起身唤来悦岚连忙做上几样时令的糕点送去骊音宫,并令她向纾云悄悄传去了昨日净植给予的消息。

    锦被华缎,珠帘玉枕,香炉里的淡雅的香气还在悠悠上扬。这清净宜人的定神香由姜璃为她亲自调制而成,说是有着极好的安气宁神的作用,可惜此刻贤玥的心弦犹是紧绷到不能松懈分毫。

    在花茵侍奉完洗漱更衣过后,贤玥本是毫无胃口用食早膳,可转念想到腹内无辜的孩儿,还是勉为其难地坐下来吞咽了几口热粥。

    今日的天不大好,自打早起便灰蒙蒙的,还有些发闷,且伴着丝丝斜飞的细雨,一不留神便打湿了人的衣裳,更是让人心内不免生厌。

    膳后贤玥在汐岚的伴随下,在漪澜殿后园中随意地走了走。诚然如今宫内人心浮躁,可园内的景观依旧被宫人们料理的极好,道路纤尘不染、草木皆是欣欣向荣的繁盛,池中睡莲亦是姿态美好地静静横卧着。

    正当贤玥缓缓站定之际,头顶生长繁盛的玉兰树上却忽而落下一枚翠绿而椭圆的绿叶,且恰巧落在了她们伞沿的前侧。

    贤玥下意识地抬手从铜伞上取下这枚落叶,只见掌中的绿叶油色鲜亮,没有半分似要枯萎的影子。继而她放眼巡视四周,碧池粼粼,绿草茵茵,道路青砖如镜,哪有半分落叶的影子?

    夏日落叶……贤玥心内顿时有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甚至害怕去深思。于是她忙忙转头望向了身侧犹是不明所以的汐岚,“悦岚出发了没有?”

    汐岚粉腮红润,面色中却满是疑惑道,“小姐,方才在您用早膳那会儿,悦岚便已经去了啊。”

    “快快遣人去把她喊回来。”贤玥紧咬下唇,清透如玉般的面容顿时黯淡了下来,“我还没有想清楚,让她先不要去找纾云。”

    “啊?好,小姐您顺顺气,千万别着急,我这就去喊刘真去。”

    望着汐岚渐渐消失在小径中的身影,贤玥心内的不安感却犹是不断再放大。

    但愿赶得上,但愿还来得及。

    腿上骤然传来一阵冰凉黏腻的触感,贤玥垂眼望去,原来是雨丝早已洋洋洒洒地将自己桑蚕丝的裙裾淋湿。她惘然一笑,这才察觉到自汐岚离去后自己竟一直撑斜了铜伞。

    可惜这世上,很多事情一旦发生,就如同利箭离弓,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刘真终是晚了一步。待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骊音宫时,恰巧碰到的便是与如菁相携款款走出的悦岚……

    悦岚已如贤玥所托,和纾云提出了自韵迟宫内离宫的提议。而纾云近乎不假思索便欣然允准了这建议,并忙忙遣出如菁,令她替不便出行的自己走一趟斓秀宫商榷细节。

    人多眼杂,刘真一时犹如哑巴吃黄连,只好向眼前两位明眸皓齿的女子讪讪笑道,“娘娘等二位姑娘等的急,这才唤我来迎你们呢。”

    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